当前位置: 首页 学子文海

<散文>横眉与俯首

发稿时间:2017年09月12日 编辑:孟凡 来源: 生命科学院生163-1团支部孙瑞彬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先生一横眉一俯首,堪得教育真谛——既要有勇于破旧立新,探索求知的个性,才高学富八斗五车的学者之风,又不发春风画面,春泥护花,将文明学识传承千秋的奉献无私之心。

我认为教育本该是这样的:既要有探索求知完善自身的卓越学识,又不乏耳提面命的谆谆与传承文明的担当。没有学识空怀一腔济世热血,难逃误人子弟的狼藉声明:空有高世之才而心中死灰槁木抱残守缺,也终是囿于象牙塔里的方寸天地。唯有兼得之人,才能在自身成就的丰融和荫泽后世的平衡中美名远扬。

“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便一城三户,壮怀难折。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国立西南联大学生在昆明春深之时唱出的校歌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抗日的烽火燃遍九州,一群仁人志士却在黔山滇水处默默培养未来的栋梁。闻一多,沈从文,刘文典,金岳霖... ...哪一位不是才高于世,个性鲜明的大家哪一位又不是三尺讲台前授业解惑的耕耘人!为什么在物质极度疲乏的年代,西南联大却成了“近现代教育史上不可逾越的高峰”?有这样一群不懈探索求知又不息传承文明的知识分子,中国又何患没有铮铮脊梁骨,拳拳报国才!

“后生学者,文于心契道否?”这是前辈学者对我们的追问,也应该成为我们反省自身的一记耳光,一柄重锤。放眼当下,黄钟毁弃瓦釜雷鸣,有多少智者在畏于舆论的漩涡中噤若寒蝉,又有多少无德寡才之人依势狂舞?又有多少真正的才德之士能够不像妙玉那样眼高于顶蔑视凡俗,把教育的火种温暖的播撒。怕是当代再无第二个成就卓著却耐心的写下《给青年的十二封信》的朱光潜老先生了。文艺青年并不新鲜,文艺青年受到的指摘也并不新鲜,但少有人会用自己丰厚的学养耐心的指导文艺青年。现在我们看到的教育充满功利的铜臭,学生的成绩成为老师高升的敲门砖,僵化的教条信念成为高考工厂的指挥棒,试问教育真的起到了传道授业解惑的作用了吗还是说我们再为了金钱与高位而让我们的下一代蒙受愚昧的悲哀?.

一横眉,一俯首,学者竖起创造进取的旗,教育播下传承文明的种子。愿我们的教育如丰子恺、叶圣陶老先生创办的春晖中学那样,“溶溶晴港漾春晖”。


顶部 微信二维码 底部

扫描二维码下载
“中国青年”移动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青年之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