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子文海

<散文>城记 青之岛屿

发稿时间:2017年09月13日 编辑:王天玥 来源: 外国语学院外164-1团支部陈姝妤

常常会给自己出些奇怪的问题。比如此刻,如果要把旅行和某个名词联系在一起,那会是什么?

我思来想去,踌躇不定。

“家人”。突然脑海里蹦出来的两个字。

不是亲人。 不是和你共享相似基因、见了面只有客套寒暄的一群人。我有许多亲人,但他们大多会让旅行二字听起来沉闷而又枯燥。

但所幸,除却血浓于水的,我还拥有他们。

——那……你们认识多久了?

——十二年啦。

每当这时候,都会忍不住昂起头,语气里充斥着骄傲。

是的。他们仨,我特别的家人。

1.

高考后的暑假理应放浪。

羊先生念叨了很久,想一起去看一次海。心心念念。

对目的地虽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可左思右想后依然悬而未决。

人在听到一个词后,会一股脑儿地涌出相关的画面。比如我说:

“青岛”。

——“啪”地一声,被拉开的凉啤易拉罐,争先恐后涌出来的气泡与麦香;烧烤架上滋滋作响的羊肉鸡翅掌中宝,土豆片微微卷起的焦边;路边摊忽远忽近的交谈声,混合着盛夏的海风遥遥送到耳廓;被海水冲刷了无数次的沙滩里,藏满了夏天……

2.

在半梦半醒中抵达青岛。

面对着一片幽暗的蓝灰色,呆滞了几秒,感叹这和想象中泛着清亮透彻蓝光的海截然不同。

说不失望总归是骗人的。但这也毕竟是海,从小生活在临长小城里,还是新奇多于失望。

记忆点总是很奇怪。

会记住一些小到不能再小的画面,即便一次又一次地在脑海里回放,也总会给我带来惊喜。

为了问路,羊先生奔向陌生行人的背影,湮没在昏暗夜色里,由深及浅。跳动的衣角带着海边夏夜的咸味,看得我满心欢喜;猴先生微卷的黑发压在棒球帽下,被海风大胆带出帽檐,在阳光下飞得肆意妄为。

羊先生的积极询问,导致我们多走了三倍的路才吃到了想吃的烧烤,步数榜霸占前四。

猴先生的那张照片由于忘记调整成像亮度,身体共海天一色。

镜子小姐的相册里,纷纷行人包裹着我们前行。在青岛大妈的眼里,那四个在马路中央张牙舞爪的外地青年是奇异生物般的存在。

3.

旅行的第二天夜里。

披头散发地躺在床上打算通宵。

23点30,突然蹦出天津爆炸视频。那一刻,震惊而又无助。

天灾人祸,世事难料。

各自发了祈愿平安的动态。这种时候总是希望有神明的,希望他能够听到亿万条祈愿,不断带来奇迹。

时刻关注着最新进展,直至破晓。带着血丝的眼睛静静相望,长叹一口气,仿佛一起经历了巨大的浩劫。

4.

人自身都带着一种强大的适应能力。

最后一天清晨,原先的行程被冲掉了。为了弥补这个空档,导游问我们是否还愿去一次海滩。

再次站在这片幽暗的灰蓝前,我突然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它。

它很特别,特别到使我觉得大海或许本该就是这样,内敛含蓄,包纳了过来过往所有旅人的故事。不同于碧蓝海洋的青春靓丽,活力得每颗水滴都透着张扬,漂亮得每看一眼都宛如深深吸一口氧气。眼前的海像是带着Bvlgari Au The Rouge香味的女人从你身边走过,你不会第一眼被她惊艳,甚至于记不清她的容貌,但仍会时不时地再次想到她。想再见她一面。

你会在梦到她,模糊而真切;你会在吃饭浇花晒被子的时候想到她;你会在某一刻,闭上眼时,都是她。直至见她一面。

在写这篇文章前,问过羊先生想要什么风格。他说怎样都行,但求别写那种岁月静好的文字。

可每当想起这片海,我都会想到那四个字:“岁月静好”

我只是想再见它一面,和你们。


顶部 微信二维码 底部

扫描二维码下载
“中国青年”移动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青年之声”微信